孙燕姿:遇见,是一生的幸运

我遇见了所有的不平凡,却没有遇见平凡的你。

遇见孙燕姿

我遇见了猫在潜水,却没有遇见你。

我遇见了狗在攀岩,却没有遇见你。

我遇见夏天飘雪,却没有遇见你。

我遇见冬天刮台风,却没有遇见你。

甚至我遇见的猪都会结网了,却没有遇见你。

我遇见了所有的不平凡,却没有遇见平凡的你。

——几米

孙燕姿,因为是家中的二女儿,次+女=姿,故取名为“燕姿”。就是这个特别的名字,伴随着“姿迷”们走过了有音乐温暖的十五个春夏和秋冬。如今已为人母的她,依然笑得很快乐,她还是那个有着独特嗓音的邻家女孩。

“今天呢我的爸爸也来到场了,我不知道他在哪里,可是我想唱《橄榄树》给他听,因为他很喜欢这首歌”几乎每一次的演出,燕姿爸爸总会尽量出现在女儿身边,或者在后台等候,或者在台下的某一个角落里静静地听,出道至今,作为大学教授的孙爸爸一直为燕姿尽心尽力地大理财务以及合约等大小事务,就算孙燕姿的日程再满,孙爸爸总能准时叫燕姿起床。

这个说话和气,举止温雅的男人成为了孙燕姿演艺生涯中最为重要的人,正是他培养了燕姿从小练习钢琴和声乐,鼓励她在朋友面前唱歌,而等到燕姿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时,爸爸觉得该是她飞翔的时候了。当2000年,孙燕姿的第一张同名专辑《孙燕姿》一经发行便获得金曲奖十二届最佳新人奖项,并为当年专辑销售总冠军时,也许,那一刻燕姿爸爸的心里更为激动。

不得不说,爸爸是燕姿一生中最重要的伯乐。孙燕姿说父亲是个一心想要保护家人的男人。

喜欢听燕姿唱歌的人,除了因为喜欢她辨识度极高的优质嗓音,大概还有她笑起来掩饰不住的快乐与正能量,给人邻家女孩的感觉。其实,这就是她的生活状态,不太喜欢忧愁,却也会在二十岁的时候脸上冒痘痘而觉得自己有瑕疵,不够好,不忙的时候偶尔也会在洗手间里哼着自己的歌,遇到和自己合影的歌迷紧张的时候,她会说:“我想让他知道,其实都一样,只是那个妆画得比较漂亮而已,衣服穿比较好看”。

而她所有的个性都在她的歌里,出道时的那首《天黑黑》让歌迷们看到也感受到“孙燕姿对小时候的自己的回顾,对现在的处世感悟,对回不去的曾经的自己的哀悼,并告诉世人家是最好的避风港,也是人们勇敢前进的力量”。

出道之初的孙燕姿像一只停不下来的陀螺,一张接一张的专辑,一场接一场的演出,一次接一次的通告,短短三年时间,发行了7张专辑,让她迅速奠定了在歌坛天后级的地位。

在第三张专辑《风筝》中,孙燕姿自己作曲的《任性》拿下2001年度台湾HITO百大单曲第一名,2002年孙燕姿再次推出全新专辑,翻唱披头士的《hey jude》、多莉·艾莫丝的《silent all these years》等许多经典的外文并首次登上央视春晚舞台献唱,同年登上《亚洲周刊》封面,那一时期出现了“孙燕姿现场”,更有言论以“男有周杰伦,女有孙燕姿”来评价当时的华语音乐市场。无论是歌曲还是为人,孙燕姿都太受年轻人的追捧的喜爱了,可以说那时候的她每天都被鲜花和掌声簇拥着,却也疲惫着。

想起那时候的疲倦和无助,孙燕姿经历的是一道没有光的路,她回忆最累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卸完妆,四点起来为了新一场的演出又得起来重新化妆,常常回到酒店累到倒头就睡,不管妆容,但长期如此皮肤受到严重损害。

每次只有回到家,关上门的那一刻才觉得一切工作都停止。而在制作第七张专辑《The Moment》的MV时,她一度疲惫地无法和现场工作人员交流,“在表演那支MV的时候,我觉得那个灵魂是抽离了一半在旁边。当时真的有点害怕说自己的状况是什么”。

于是,在一次演唱会现场,她终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这三年来真的非常感谢大家,我觉得有你们这样的歌迷,我真的觉得很幸运,你们真的在精神上给我很大很大的力量,我一年后我一定,我一定会回来,然后我一定会为你们做的更好”2003年,孙燕姿选择暂别歌坛,只留下《The Moment 这一刻》、《不能与你一起》、《遇见》等那些首让歌迷怀念。

她说孙燕姿是一个一直在追求那个自由,讲了那么多不是说已经不在乎,只是说已经累了。

也许有人累了就倦怠了,也有人累了就放弃了,但孙燕姿很清楚2003年的那次告别,是有期限的,因为她还要唱歌,而听歌的人依然爱她的嗓音和微笑。2004年,孙燕姿带着全新专辑《Stefanie》复出,而这一年,燕姿的个人巡演首次来到内地,在北京、广州、成都、长沙等地开办演唱会,现场十分火爆。

孙燕姿清楚的知道自己每一次的成功都离不开粉丝无条件的支持与鼓励,于是,归来的她再一次马不停蹄地出专辑,赶通告,珍惜每一次与粉丝见面的机会,而她的那些歌,成为治愈心灵的良药。

而在繁忙的工作中,她也开始和自己对话,通过了解自己去达到更好的工作状态,不会因为在路上偶遇粉丝的拍照要求而不耐烦,在录音的时候只要有一颗巧克力就能让她的心情瞬间变好而更为努力的歌唱,她就像个孩子,在发脾气的时候喜欢一个人独处,在台上歌唱的时候又像个精灵。不紧不慢地,她发行了自己的三张专辑《Stefanie》、《完美的一天》、《逆光》。

但孙燕姿实在疲于应对唱歌以外的娱乐炒作,2007年一则报道让她再次选择离开,而这一次她说:“没有想要回来的念头”。原来在《逆光》专辑在埃及取景拍摄时传出导游敲诈勒索,甚至威胁孙燕姿人身安全的新闻,而后这一事件演变成一场炒作把她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做完《逆光》的宣传之后,我就有感觉说我的环境在变了,我不要在这个系统里,我不想一直在这个系统里面做同样的事情,我想跳出来,我不想去想娱乐圈,我不想去看每天的娱乐报道是什么,我只有那个念头。其实这样讲我有点惭愧,因为做歌手,是要面对这一切的。不过我那时候就觉得我不要想这些东西,那时候有一种冲动,不知道对不对,两年后我开心了很多。回到我刚开始为什么做歌手,因为我喜欢唱歌,就是最简单的原因”。

说出这段话的时候孙燕姿是释怀的,她最终选择了做自己,而不是一个工作的机器,也不是歌迷眼中的那个完美的孙燕姿,尽管她懂得离开意味着失去歌迷,失去曝光和赚钱的机会,但她依然这样选择,就像她说的:“不是有勇气离开,是没办法面对。”

在淡出的那些时光里孙燕姿过着自己的生活,正如她的工作伙伴李偲菘对孙燕姿了解的那样:“我觉得燕姿是一位非常讲求顺其自然,讲Feel,讲情绪。她不是一个喜欢在一个非常有压力的那种状况里面工作的,她喜欢自由,她的价值观就是生活要过得好。”

的确,在休息的时间里孙燕姿开始学习瑜伽、炒菜、服装设计,也用了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家人,那时候她对家开始有了新的理解。“有些东西过了就过了,有时候我看我爸妈的那个照片,我才真的想说他们真的年纪大了”。

这次的离开让歌迷有些担心,它似乎不是一次暂别,因为四年的时间太长,思念也成茧。终于在2011年,孙燕姿带着自己对生活的体悟和新的希冀重新回到公众的视线,她发行出道以来的第十一张专辑《是时候》,并首次尝试自己担任制片人,第六次入围台湾金曲奖最佳国语女歌手奖,还获得了亚洲传媒大奖、最受欢迎女歌手、最佳专辑制作人等多项大奖。这是时间的沉淀,也是孙燕姿给歌迷交出的最好的答卷。

出道十多年来,孙燕姿走得精彩,也有些跌跌撞撞,有苦涩也有值得怀念的很多过往,但习惯微笑的她没有太多的感慨,她做的更多的是努力歌唱。

也是在2011年,她不再是唱着有些孤单的《天黑黑》的孙燕姿,她终于找到了人生的伴侣,与相恋5年多的男友纳迪姆登记结婚,并低调地举行婚礼。而之后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孩子气的孙燕姿俏皮地分享了结婚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婚礼结束到酒店脱下高跟鞋。也正是爱人的陪伴,让孙燕姿更有勇气面对自己曾经恐惧的生活状态,于是2012年他们迎来了小宝贝。

她说:“我觉得每个人都在追求幸福,都希望自己可以很好,这是很自然的。当中不要失去自己”

2014年孙燕姿推出新的专辑《克卜勒》,这张专辑明快的旋律代表着那时她轻松快乐的心情,没有太多的悲伤歌曲,而爱她的人知道,孙燕姿一直不曾改变过,所以喜欢依旧。

来源:淘漉音乐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