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树:希望生活中的那些墙少一点儿

在最年轻也最美好的年华里,每个人都会蜕变出无法预知的未来。

1999年、2004年、2014年,一个5年,又一个10年,在最年轻也最美好的年华里,每个人都会蜕变出无法预知的未来。15年,三次最坦诚的对话,带你走上《朴树的平凡之路》。

王东:听众朋友大家好,这里是三里屯,一个临街的酒吧,我和朴树在这里聊天,朴树你好!

朴树:嗨,你好,大家好。我在前一段写过一篇文章,我自己还挺喜欢的,叫《与命运无关并感谢生活》。我给你背诵一段吧,有几段我觉得写挺好的。“关于未来,灯火酒肉的诱惑,现实窘境担忧还会困扰我。这忽明忽暗的未来,我并没有自己说的那样坦然,对于99年一月的我,人格还不能站在贫穷上平衡。下面一段忘了,然后,我们生活的这个城市有时晴有时阴,我们选择自己的表情和姿势,只为等它的到来。那些在我生命中依稀闪烁的东西,它们像冬天夜晚冷酷的星,时而清晰起来,时而消逝。感谢生活,虽然它如此不完美,如此纷纭丑恶,但它真的让我成熟起来,并试着微笑。然后感谢造物,赐给我表达的天赋和权力。感谢他赐给我远方,灯火,草和姐姐,在这欲望丛生的城市里,我终于会找到路,它与命运无关,它通往我心里的秘密花园,在那里生活着我朝思暮想的朋友和我体内的精灵。就是亚东那天跟我说,就是勇于去表达自己,把自己最矛盾的东西勇于去……

王东:表现出来。

朴树:对对,就是勇于去体现出来。我现在找到很多新的情绪,就是说我以后不想做那种特大的歌了,就是说越来越小我,但是我认为这个小我实际上我心中装的东西会越来越多,我希望在表达我的小我的同时,其实会更宽广,而且更真实我觉得。

王东:你在那个《妈妈,我……》里面你说在菜市场里面那个人们这种植物人流,妈妈在那里面也看到了你。是希望那些人都像你一样有这样一种感觉,有这种敏锐的触角吗?

朴树:我不知道,我只是希望我生活中的那些墙少一点儿,然后,因为我觉得人来到这个世界都应该是美好的,我始终这么觉得。

王东:那你为什么会把那些人比作植物人流呢?

朴树:因为他们就是这样我觉得,生活特别惯性。

王东:特别惯性?

朴树:对。

王东:那会不会是你自己单方面的理解呢?

朴树:我觉得可能是,其实我现在并不这么看了,我现在就是觉得每个人有每个人自己的故事,他也许不能选择自己的生活,但他能在那种特别有限的东西里感受到东西

王东:这种生活的惯性可能促使我们尤其是大多数的人,追求一种自古而来的那种要立业成家功名利禄的这一套生活习惯,那么可能在这其中会丧失自己的本性的一些东西,比如说我想做些什么,在我美好的愿望当中我希望我的生活是一个什么样子,而大多数人可能只是去想一想,但他妥于这种惯性,而就这么随波逐流下去了。而你对于这种随波逐流的生活惯性表示质疑?

朴树: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都应该已经……怎么说呢……都应该具备那种独立思考能力了,因为我们这个时代已经跟我们爸爸妈妈那代已经不一样了,已经没有什么再能笼罩我们了,每个人都应该好好想一想,生活是不是应该以快乐为原则。

王东:那个你在出这张专辑之后吧,四处演出,然后喜欢你的歌迷呢有很多的小女孩儿,然后他们会疯狂的叫喊,啊,喜欢你。其实很多现在听你歌的人,并不了解你,而且大部分可能会曲解你在歌中所表达的意思。那你对这个怎么看呢?

朴树:有的时候我会特痛苦,我觉得我所散播出去的信息没有被完全的接收到。但有时候我又想其实无所谓,我只要能看到我自己做人在进步,思想越来越成熟,看到我自己在做我喜欢做的事情,而且看到好多事在越做越好,我就觉得对我来说就够了。怎么说呢,世界上不用每个人都爱音乐,不用每个人都爱一种音乐,我觉得每个人有每个人自己的生活。

王东:你是否希望他们能够了解你呢?

朴树:有的时候是希望别人了解的,因为我希望去打动那些有情感和独立思考的人。但有的时候我又不希望别人去了解,因为那里有我自己特尴尬的地方,有我自己特痛苦的地方。真的把你自己暴露在一个地方,有时候自己会并不好受我觉得 。

注:本文是王东电台专访朴树,感兴趣的可以阅读原文到网易云音乐收听~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